<output id="32ac7"><ruby id="32ac7"><div id="32ac7"></div></ruby></output>
    <output id="32ac7"></output>
    <big id="32ac7"></big>
    1. <output id="32ac7"><ruby id="32ac7"></ruby></output>
      <meter id="32ac7"></meter>

        熱線電話:0311-85290821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26家廠礦醫院重組之后

        時間:2019年03月20日    熱線:0311-85290821   來源:河北日報

          □記者 董立龍 通訊員 王 海

          閱讀提示

          國有企業改革中,剝離下來的廠礦醫院何去何從?

          作為我省國企改革試點,冀中能源集團將旗下26家廠礦醫院整合組建了冀中能源華北醫療健康產業集團有限公司。

          推進體制機制創新,倡導開源節流,布局大健康產業……通過改革,原本是企業負擔的廠礦醫院,2018年實現減虧3000多萬元。

          未來,這個新公司將進一步整合全省其他國有企業辦醫療機構。此外,該公司還被納入國務院國資委公布的國企改革“雙百行動”名單,正著手在今年年底前完成混改。

          一場專業化重組

          郝志芬從上班的葛泉醫院到東龐礦附近的家,有五十多公里路程。這段“回家路”她走了十幾年。

          去年8月,她終于從葛泉醫院調到了家門口的東龐醫院。

          “調到這里工作,我爭取了很多次也沒成,這次簡直像做夢一樣就實現了。”2月28日,正在新單位忙著接診的郝志芬說,以前這兩家醫院分屬兩個礦管,而今都成了邢礦總醫院的分院。

          廠礦醫院誕生于計劃經濟時代。那時,每開發一座礦山,就會建起一個工人村,以及為其服務的學校、醫院等,這些機構曾作出重要貢獻。但后來,這些廠礦醫院大多虧損。

          新一輪國企改革啟動后,國務院發出通知,要求加快剝離國有企業辦社會職能。在河北,剝離的同時進一步深化改革,省國資委確定冀中能源集團作為試點,將其旗下廠礦醫院進行整合。

          隨即,該集團下屬26家廠礦醫院開始了專業化重組,幾千名干部職工換了新東家。2018年5月,冀中能源華北醫療集團公司成立,并由峰峰總醫院、邢礦總醫院、邯礦總醫院、井礦總醫院、石家莊心腦血管病醫院(原華藥職工醫院)等5家直屬醫院管理21家基層醫院。

          這次改革,讓郝志芬實現了愿望。僵化的機制開始被打破,不僅人員能自由流動,醫院間還開展了對口幫扶。2018年,華北醫療集團公司啟動了三級醫院幫扶二級醫院三年行動計劃,首批選定2所二級醫院圍繞5個學科進行對口幫扶。

          那些廠礦醫院的身份悄然生變——從廠礦后勤部門下屬的一個機構,變為直面市場的實體。

          “但改革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公司法人治理結構還不完善,經營機制還不夠靈活,發展活力尚顯不足……”華北醫療集團公司董事長于勝永認為,這樣的問題,正是改革需要解決的根本問題。

          去年8月,國務院國企改革領導小組辦公室啟動國企改革“雙百行動”,華北醫療集團公司等我省6家企業被納入名單。

          “今年,是我們的改革創新年,我們要完成兩項任務。”于勝永介紹,首先,要進一步整合全省其他國有企業辦醫療機構;其次,要在年底前完成股權多元化和混合所有制改革。

          具體而言,就是通過綜合改革,建立企業法人治理結構,實現混合所有制改革,穩妥推進股權多元化;同時建立激勵約束機制、完善市場化經營機制。“我們要在多方面成為全省國企改革示范。”于勝永說。

          如今,華北醫療集團公司正在與戰略合作伙伴深入對接,力爭3月底前完成框架協議的簽署,6月底前完成合作標的資產審計和評估,9月底前完成注資和工商變更登記等工作。

          “這樣的改革思路,體現了國企改革的內在要求。”冀中能源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楊國占認為,充分利用國家政策解決歷史遺留問題,產生了明顯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下一步重點進行的混改,亟需打破思維定式,以改革的思維、創新的辦法、務實的舉措來推進。

          不再吃“大鍋飯”

          東龐醫院變了。原來灰禿禿的小磚樓,換了身白綠相間的新“衣服”,診室、走廊也煥然一新。

          變化的背后,是集團公司出資對3所基層醫院進行了標準化改造提升,以改善就醫環境。

          在院長趙建軍看來,變化最大的還是人。

          “原來干多干少一個樣,誰也不愿多出力。現在有了績效考核,職工們的服務意識、成本意識都在增強。”趙建軍說。

          “我們接手的這些醫療機構,最大的問題是,沒有按照市場化的方式進行管理,活力不足,效率低下。”于勝永介紹,整合廠礦醫院之后,該公司把2018年確定為醫院管理提升年,不斷推出改革舉措。

          績效考核制度率先建立起來了,差異化薪酬制度開始落實,這些廠礦醫院的職工們終于不再吃“大鍋飯”、按職級領工資了。

          在東龐醫院,過去收支兩條線,人員工資由礦上負責,醫護人員從來不愁“吃飯”。而現在,為了開拓業務,醫護人員開始主動進廠礦、進社區、進農村,開展惠民活動,吸引患者來就診。

          東龐醫院的變化,贏得了群眾好評。去年該院門急診量同比增長75%,出院量同比增長57%,手術量同比增長兩倍多。

          過去在這里,春節值班是一種福利。因為能領到3倍工資,80人左右的職工隊伍會有45人值班。而今年春節,只安排了15人值班。用趙建軍的話說,這樣既能滿足就診需求,也能讓職工回家團聚,還可以節省人力成本。

          通過這樣的舉措,華北醫療集團公司21家基層醫院中,雖然大部分還在虧損,但虧損額卻減少了3000多萬元。

          “人力成本居高不下,是造成虧損的主要原因。”邢礦總醫院院長助理張會增分管6家礦醫院的改革,他介紹,改革中采取了內退、托管、總醫院借調等方式,最大限度減少基層醫院的富余人員,幫助礦醫院實現了減人提效。

          華北醫療集團公司計劃通過拓展產業來安置富余人員。這一設想,在東龐醫院已有探索。在邢礦總醫院支持下,一個血液透析中心正在謀劃中。張會增介紹,計劃添置10臺透析機,并已著手對醫護人員進行培訓。

          “圍繞管理機制,我們有很多設想,力爭在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結構、健全激勵約束機制等方面取得實質性進展。”于勝永說。

          今年起,該公司將逐步建立管理清單和責任清單,賦予各子公司、各醫療機構更大的經營自主權;建立健全子公司和直屬醫院領導班子業績考核評價體系,加大薪酬與績效掛鉤力度;同時,還將試點推行職業經理人制度。

          布局大健康板塊

          董玲玲被調到邯礦總醫院托老中心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申請外出進修。

          進修中,學的第一項技能是如何給老人清理便溺。這位陶二礦醫院的原院長,學習的頭一周,連飯都吃不下去,但最終堅持了下來。她說:“如果自己都不會干,將來怎么可能指揮別人干呢?”

          養老院內,最棘手的問題,就是如何消除難聞的氣味。而在邯礦總醫院托老中心,一點氣味都沒有。董玲玲介紹,護理人員會定期給老人洗頭、泡腳、剪指(趾)甲、晾被褥,每次擦完大小便,還會用碘伏噴洗消毒。

          董玲玲學到的技能,已經在這里轉化為精細服務。而該中心在養老產業方面的探索,也將為華北醫療集團公司發展健康養老產業提供經驗。

          冀中能源集團在轉型升級的布局中,將醫藥健康確定為六大產業集群之一。而華北醫療集團公司自組建起,就承擔了相應的使命。

          “我們的醫療主業不能無限擴展,而是要把大健康產業做起來。”于勝永注意到,京津冀區域內,醫療板塊已經形成充分競爭格局,相反,前端的健康服務和后端的康復治療,仍存在供給不足。

          于是,他們聘請美國一家知名管理咨詢公司,制定了戰略發展規劃,將產業主要確定為醫療、養老、健康等三大板塊。

          “改革之后,集團公司對我們重新定位,確定以失能老人的疾病治療和基本護理為重點,突出‘醫養融合’。”邯礦總醫院院長助理曲自崎介紹,為此,醫院專門成立了老年病科,目前,已吸引8位失能老人長期入住。

          邯礦總醫院的所處位置,距離邯鄲市區5公里,一定程度上影響市區患者上門就醫。但該院創新思路,投資230萬元將一棟閑置的職工宿舍樓,改造出100張養老床位。

          廠礦醫院有很多遠離市區,邯礦總醫院的探索為他們提供了借鑒。如今,邢臺礦醫院、通二礦醫院等距離城區較遠的醫療機構,也紛紛開始建設養老設施,開展養老服務。

          華北醫療集團公司還成立了子公司,專門發展健康養老產業,謀劃的井礦總醫院醫養結合、公辦養老機構托管、石家莊市長安區綜合居家養老服務中心等項目,正在積極推進。

          于勝永介紹,公司的養老產業,計劃立足醫療服務基礎,向上下游延伸、融合,拓展健康管理、康復養老、健康產品、康復輔具等相關業務,構建大健康生態圈,為群眾提供全方位、全周期健康服務。

          該公司還在智能居家養老方面展開了探索,其中,醫康養護一體化項目進入了省衛健委“大健康新醫療”產業基地項目庫。

          今年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對醫療衛生、健康養老產業進行了專門論述,對此,作為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的楊國占有自己的理解:“2019年,冀中能源集團將加快改革創新、高質量發展的步伐,支持華北醫療集團公司進一步整合資源、融合發展,打造醫康養一體化大健康生態系統。”他表示,系列改革完成后,華北醫療集團公司將擁有床位1萬張、員工上萬名,成為國內領先的綜合型醫療健康產業集團。

          相關

          一家廠辦醫院的改革軌跡

          “過春節我們也沒閑著,除夕一天做了4臺心臟介入手術!”聽了石家莊心腦血管病醫院院長米糧川的話,讓人很難想到,這曾是一家靠母公司輸血的廠辦醫院。

          “我們能發展到今天,就因為‘斷奶’早!”米糧川介紹,該院原為創建于1985年的華藥職工醫院,2000年起逐步被企業推向市場,2012年企業補貼徹底取消。

          此前,華藥職工看病都來這里,小病開點阿斯匹林,大病開張轉診三聯單,轉去省級醫院,費用回來全部報銷。

          走入市場的第一步,醫院試行了績效核算。米糧川回憶,起初是因為職工五險一金不能得到保障,醫院運轉需要向外“化緣”,而2003年華藥職工全部加入市醫保,更是給醫院帶來了劇烈震蕩:就診患者迅速減少,醫護人員大量流失。

          “醫生護士也得吃飯呀,何況好多人都還著房貸。”當時的院領導班子果斷推行全成本績效核算,允許醫護人員多勞多得。而今,這一做法,已被冀中能源集團作為廠礦醫院改革的方向。

          績效考核帶來的改變正顯現在醫院各個方面。

          米糧川的辦公室,辦公家具都是上一任留下的,那塊鏡子上的紅漆寫著“一九九一年三月贈”。另一間約40平方米的綜合辦公室,格子間里坐了13人,集中了院辦、醫務科、護理部、醫保科……醫院有一臺轎車,卻沒設專職司機,外出辦事就從手機上叫車,每月花費不超過1000元。

          副院長周麗介紹,時間久了,每一位員工都養成了市場意識、成本意識,連科室內的非醫療耗材,也會在網上貨比三家再下單。

          但醫院在設備購置、人員培訓、環境改造上卻舍得花錢。醫院雖是老樓房,但走廊、診室、病房內卻裝修一新。他們把醫護人員送往北京、上海及省內一些三甲醫院進修,一去就是一兩年。醫護人員的服務意識、技術水平隨之提升,學習成了一種風氣。

          2月27日中午,該院內三科,醫生們又開始“加餐”了。不太寬敞的辦公室內,投影儀將遠程學習的視頻,直接打到了墻上,張帥和幾位醫生仰起頭來收看。張帥雖然是個80后,但自去年5月出任科室主任后,病人顯著增加,今年春節后,甚至不得不在病房內、走廊里加床。

          “醫院發展,關鍵靠人才。”米糧川任院長后,對招來的每位醫生都親自面試。醫院有了用人自主權,人員配置開始優化。目前,該院每個行政部門基本上只有一個人——主任兼任辦事員,還根據業務量、特長等,由專業技術人員兼任了一些行政崗位。如血透室主任孟超,就同時兼任黨群辦、紀檢監察室主任。

          據了解,走向市場化的過程中,該院逐漸形成了自己的專業特色,并于2008年變更為現名。

          近兩年,該院還牽頭搞起了醫聯體。他們了解到,各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雖有影像設備,卻缺少相關人才。國家出臺建設公共影像中心、允許醫生多點執業的政策后,該院放射室主任王彥峰瞄準這一需求,開始大膽嘗試。而今,石家莊主城四區已有9家社區中心委托該院實施遠程影像診斷,放射室每天都要對傳輸來的上百張影像進行診斷。

          借助改革,該院實力不斷強大,職工隊伍已從改革前的200人增加到360人,床位達到300張,2018年實現總收入近1.4億元。冠脈支架這樣的大型手術,去年就做了280多例。

          文/記者 董立龍 通訊員 王海

        編輯:【高紅超】
        中新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新聞熱線      |      投稿信箱      |      法律顧問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七乐彩中奖规则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