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32ac7"><ruby id="32ac7"><div id="32ac7"></div></ruby></output>
    <output id="32ac7"></output>
    <big id="32ac7"></big>
    1. <output id="32ac7"><ruby id="32ac7"></ruby></output>
      <meter id="32ac7"></meter>

        熱線電話:0311-85290821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男子申訴14年終獲無罪 法院稱無效:法官有精神病

        時間:2019年03月21日    熱線:0311-85290821   來源:新京報

          一份無罪判決書背后的“精神病”法官

          1984年,黃志發因詐騙罪終審被判無期。2000年,獲得減刑后釋放。黃志發一直到相關部門申訴。2014年,張世奇(化名)法官在信訪接待室里將一份無罪判決交給他,并當面宣讀。但拿到判決書兩年后,法院卻告知“這個法官有精神病,我們已報案。”

          18年牢獄,14年申訴,79歲的黃志發始終不愿相信,法官當面宣讀的無罪判決,竟是“假”的。

          “這個法官有精神病,我們已報案。”拿到判決書兩年后,吉林省白山市中級人民法院這樣答復他。

          聽完答復后,黃志發仍不相信,“判決書底下,蓋著法院的紅色公章。”

          今年2月27日,黃志發從辦案民警處看到這名法官的精神鑒定報告,顯示他在辦理黃志發案件時,屬于“待分類的精神病性障礙……無刑事責任能力”。

          事發前,黃志發是吉林省渾江市(現改為白山市)建設銀行知青縫紉機裝配廠廠長。1984年,他因詐騙罪終審被判無期。2000年,服刑18年(獲得減刑)后,刑滿釋放。

          黃志發說,此后他一直到相關部門申訴。2013年,他前往白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信訪時,案件由張世奇(化名)法官受理,一年后,張世奇在信訪人員接待室里,將一份無罪判決交給他,并當面宣讀。判決書顯示,本院經審查認為,原審判決認定黃志發的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故撤銷原判決,宣告黃志發無罪。

          此后,張世奇以辦理國家賠償需要原件為由,將判決書原件收回。2019年2月25日,新京報記者同黃志發及其家屬見到張世奇,但當問及無罪判決時,他只是搖頭,說“不記得了”。目前,張世奇已經調離審判崗位。

          新京報記者查詢中國裁判文書網發現,從2014年2月24日到2015年12月22日,張世奇參與的案件共有353件,其職務均顯示為代理審判員。“我爺爺的案子是在2014年,2016年鑒定出法官有精神病,法院怎么證明他(法官)只有在辦理我爺爺的案子時,屬于精神病發作期間。”黃志發的家人特別不解。

          2019年2月28日,新京報記者向白山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采訪,法院工作人員稱將在調查后作出答復。3月20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再次聯系白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工作人員表示,由于案件歷時較久,且涉及部門和人員較多,法院接到采訪需求后,一直在多方核實,將于近日給出完整答復。

        2019年2月23日,唐山,黃志發在暫住處,手中拿著判決材料。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
        2019年2月23日,唐山,黃志發在暫住處,手中拿著判決材料。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

          上訴后重審 加刑為無期

          2019年2月25日,白山市道路兩旁的積雪尚未融化,黃志發在河北唐山的兒子家過完春節,急匆匆趕回白山后,便接到法院的電話,商討他案子的解決方法。

          為這個案子,黃志發已經奔波18年多。1982年,黃志發是渾江市(現為白山市)建設銀行知青縫紉機裝配廠廠長,因涉嫌“詐騙,貪污,行賄”三個罪名被刑事拘留。后來,法院一審判決,以詐騙罪6年,貪污罪5年,行賄罪1年,最后合并執行10年有期徒刑。黃志發不服提起上訴后,吉林省通化地區中級人民法院(公開資料顯示:1985年3月8日,通化地區分為通化市、梅河口市、渾江市3個地級市,通化地區中級人民法院被撤銷,成立通化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裁定,要求“撤銷原判,發回重新審判”。

          重審的結果,并未減輕刑罰。1983年,渾江市人民法院(公開資料顯示:1994年,渾江市更名為白山市,2010年,渾江市八道江區更名為渾江區,現渾江區人民法院,歸屬于白山市中級人民法院)經過重審,撤銷黃志發的貪污和行賄罪,但以詐騙罪這一個罪名,判處其無期徒刑。黃志發再次上訴,1984年,法院終審維持原判。

          判決文書顯示,黃志發任廠長期間,采取“指空賣空”的欺騙手段,先后與26個單位簽訂膠合板、木材、自行車供貨合同,騙來購貨單位的“貸款”65余萬元,其中黃以收取押金為名納入私囊1.6萬余元。受騙單位發覺后,從黃的手中追回8000余元,從該廠追回34萬余元。

          法院審理認為,黃志發還乘給單位職工買大米之機,采取低價買,高價賣的手段,從中貪污大米差價款730余元。其個人所得贓款,大部分購買私房、電視機及生活所揮霍。

          “我自始至終都沒有認罪。”黃志發說。但終審法院認為,黃志發否認部分犯罪事實,是不認罪的表現,法院不予支持。黃志發也始終堅持自己無罪,他認為,法院沒有拿出確鑿的證據,同時也違背了“上訴不加刑”的訴訟原則。

          因獲刑入獄,黃志發及家人居住的三間房屋,作為違法所得,被法院沒收。“當時法院的人,把我的房子下挖1米多深,就擔心我在地下私藏財產。”黃志發回憶,而當時妻子則帶著年幼的三個孩子,獨自生活。

          1990年,黃志發在服刑期間,吉林市高級人民法院根據其改造表現,認定其確有悔改表現,獲得減刑。2000年,黃志發在服刑18年后,刑滿釋放。

          被法官收回的無罪判決書

          出獄后,黃志發踏上漫長的申訴之路。此時,他已經60歲,父母早已去世,妻子離異后再嫁,孩子們已經各自成婚,曾經的房產被沒收,知青廠也已經被開發建成高樓。

          “事實上,我在獄中就一直申訴。”2019年2月27日,在他租住的房子里,黃志發回憶,翻開被褥和床板,里面還放著他出獄后購買的諸多法律書籍,諸如刑法、刑事訴訟法、憲法等。他去了白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甚至是最高法,但申訴始終未被受理。

          2013年,事件出現轉機。據黃志發介紹,當他再次前往白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信訪時,由于未被受理,他直接找到院長辦公室,后院長電話叫來了一名審判員,收走他的申訴材料。

          這是黃志發第一次見到張世奇。黃志發說,張世奇戴著眼鏡,瘦且高,為人禮貌和善。

          此后,黃志發開始頻繁聯系張世奇,每隔幾天就會去法院一趟,詢問案件進展。2014年7月,當他再次前往法院時,張世奇在信訪人員接待室里,將一份無罪判決交給他,并當場宣讀。

          這份判決文書只有一頁紙,標明(2014)白山刑監字第4號,本院經審查認為,原審判決認定黃志發的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故撤銷原判決,宣告黃志發無罪。文末沒有寫出審判員姓名,僅有日期為2014年6月20日,并蓋有“吉林省白山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公章。

          拿到無罪判決的第一件事,黃志發拿著判決書原件,前往白山市公安局新建派出所戶籍科,更換新的戶口本。黃志發介紹,他原先的戶口本上,寫有“公主嶺(監獄)刑滿釋放人員”的字樣。但在今年2月27日,新京報記者前往新建派出所戶籍科詢問時,民警介紹,現行的戶籍制度中,服刑人員的犯罪記錄并不會顯示在戶口本上。

          無罪判決之后,黃志發開始申請國家賠償,但事情卻開始出現反常。

          在黃志發提交國家賠償申請后,張世奇以申請國家賠償需要原件為由,將判決書的原件收回。黃志發說,由于當時交材料時張世奇沒有出具任何手續,后來在他反復要求下,2014年10月,他寫了一張收條,并交由張世奇本人簽字。

          國家賠償,遲遲沒有下發。

          黃志發提供的材料顯示,2014年8月28日,張世奇給他一張法院傳票,顯示案號(2014)白山發賠字第66號,傳喚黃志發應于2014年9月17日上午到達法院,案由為“國家賠償”,傳喚事由是“證據交換時間”。

          當年9月17日,他按期前往法院,和張世奇談賠償問題,“當時張世奇提出的賠償金額總數為49萬余元,并且出具賠償明細。我當時不同意,我要求按國家規定賠償。后來雙方商定的結果是賠償160萬。”

          更為蹊蹺的是,2015年12月22日,在確定賠償數額后,黃志發去銀行辦了一張新的銀行卡。張世奇拿走銀行卡后,表示80萬已經先匯入卡內。

          “我在銀行等了一天,但卡內一直沒有到賬通知。”黃志發回憶,幾天后他再去找張世奇,對方給了他一張匯款憑證的復印件,“說款當時已經匯了,然后被盜取了。已經向公安報案。但我再去公安局詢問時,民警說根本就沒有這個案子,同時銀行查詢也沒有任何流水信息。”

          此后,黃志發說,2016年初,他再次去找張世奇,已經聯系不上。

        1983年,黃志發因詐騙 、貪污、 行賄罪,被判處無期徒刑,后上訴仍維持原判。此后當事人堅持申訴,2014年6月20日,被宣告無罪。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
        1983年,黃志發因詐騙 、貪污、 行賄罪,被判處無期徒刑,后上訴仍維持原判。此后當事人堅持申訴,2014年6月20日,被宣告無罪。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

          中級法院的“精神病”法官

          同樣是在這個時間,2016年1月7日,白山市中級人民法院給他答復說,發現張世奇法官患有精神病,他所做的一切司法文書無效,報案后公安機關帶張世奇到醫院進行鑒定確認,后依法撤案。

          吉林省神經精神病醫院2016年3月18日出具的鑒定顯示,黃志奇患“待分類的精神病性障礙”。2019年2月15日,新京報記者電話聯系吉林省神經精神病醫院,提出采訪請求,截至發稿尚未得到回復。

          為彌補黃志發,法院提出給予3萬元的司法救助,同時為他辦理低保戶。“我當時生活確實困難,也就收了。”但黃志發始終不愿相信,張世奇真的患有精神病。

          今年2月,家人向法院提出,要再次見見張世奇本人。2月25日下午4點30分,法院下班時間,新京報記者陪同黃志發家人,在白山市中級人民法院門口,見到張世奇。

          法院外,張世奇穿著藍色羽絨服,戴著眼鏡,瘦且高。在半個多小時的交談中,他的外套衣鏈拉到一半,法院外風越來越大,他動作卻沒有變化,只是在家屬的詢問中不斷后退,眼睛里始終泛著紅。

          當黃志發家屬詢問他有關黃志發案件的問題時,張世奇回答清晰。他表示,黃志發的案子當時走的是信訪程序,沒有經過立案程序,實際上已經超過申訴立案的期限了,同時也不屬于他們信訪接待的部門去審理。“而且我當時去調卷時,8本案卷只剩下1本,還不是第一本。至于后來法院有沒有找到,我就不知道了。”另據白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介紹,目前,黃志發案件整理的卷宗有12本,沒有存在丟失的情況。

          但當問及他曾經出具的無罪判決時,張世奇卻只是搖頭,“我不記得了。”他向家屬介紹,自己當時被帶到公安局后,就被帶往精神病醫院檢查,被鑒定為精神分裂,住院近一年時間,每天吃安定類的藥物,“每天吃完藥就是睡覺,很多事情都已經不記得了。”

          目前,法院已經將張世奇調離審判崗位。他表示,自己由原先的助理審理員改為普通科員,在綜合部門負責寫材料、寫通知,曾經辦理過的所有案件,都已經交由他人處理。“即便現在,我的病情也是時好時壞,需要吃藥,也需要定期去醫院復查。”

          今年2月底,記者查詢白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官網,法官名錄顯示,張世奇為民事審判第二庭科員,助理審判員。在記者提出采訪需求后,今年3月,該法院法官名錄已經沒有張世奇的名字。而根據其官網另一頁面顯示,張世奇的職務顯示為審判管理辦公室法官助理,更新日期為2018年11月14日。

          當天,問及黃志發老人時,張世奇仍然留有印象。“大冬天的,他每天一大早就來法院門口等著,我還私下給過他錢。”“為什么要給他錢?”面對疑問,張世奇回答,“因為看老人可憐,又說沒地方住,又快過年了。”

          事實上,在辦案民警和黃志發本人的描述中,張世奇確有多次私下給當事人錢。黃志發回憶,“當時辦理國家賠償時,他讓我去長春,找吉林省高院一名法官,但等了兩天發現根本沒有這個人,他給我卡里打了3000元,作為我回家的路費。之前也私下給過幾次,總共給了1萬2千元。”

          交談過程約半個小時,張世奇以接女兒放學為由,轉身離開,黃志發家屬最后問他,“那當時老爺子申請的國家賠償呢?這個錢呢?是被私吞了嗎?”此時張世奇已經走了幾米遠,他回過頭來,“當時沒有錢,一分錢也沒有。”

        黃志發的判決材料。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
        黃志發的判決材料。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

          參與辦理案件300余起

          從2014年拿到這份無罪判決,到2016年法院告知張世奇患有精神病,黃志發沒有相信,也堅持上訪,家人為他的案子,已經先后更換2名律師。2019年2月,他們再次前往北京,找到新的代理律師尹富強,并一同回到白山,希望能找到解決辦法。

          2月25日上午,在白山市中級人民法院附近的賓館內,法院現立案庭第二庭副庭長李楠向黃志發及其家人介紹,作為補償,法院愿意給予司法救助,并為其辦理廉租房等。但李楠表示,這份無罪判決,確實是張世奇在精神病發作期間所做,是假的。當時也向白山市公安局報案處理,但法院沒有這份精神鑒定報告,可以前往公安部門查詢。

          “那這個公章呢?難道也是假的?”黃志發家人詢問道。李楠則回復,“公章是真的。當時管得松,就是出了張世奇這個事后,院里現在嚴格了公章使用制度,必須得院長簽字才可以蓋公章。”

          為確認張世奇患病情況,2月26日,新京報記者陪同黃志發及其家人,在白山市公安局見到該案的辦案人員岳警官,據其介紹,2016年元旦假期后工作的第一天,白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來公安報案,說張世奇法官涉嫌偽造司法文書,現已逃跑,后警方以“偽造文書罪”進行立案調查。

          “最開始法院發現異常,是一個房產類案件,當時原審是將房子判給一家,二審時,張世奇又將房子判給另一家,后另一家索要房產時,法院才發現,竟有這樣一份判決,根本沒有經過正規司法程序。”岳警官表示,此時張世奇已經聯系不上,法院將其柜子打開,將所有判決文書挨個查看,發現其中有四起案件屬于違規操作,并將這四起案件報到警方,其中就包括黃志發的案件在內。

          “起初我們以為張世奇是收受好處,私自出具的判決文書,所以立案調查。”岳警官介紹,但一周后,張世奇法官投案自首,因其家屬反映他精神存在異常。2016年3月18日,警方委托吉林省神經精神病醫院進行鑒定。鑒定意見顯示,張世奇在辦理這四起案件時,屬于“待分類的精神病性障礙……無刑事責任能力”。后警方據此做撤案處理。

          2月27日,在家屬的要求下,岳警官出具案件的卷宗材料。其中醫院的鑒定報告顯示,張世奇尤其是在黃志發的案件上,作為一名普通的法官,自己既不是主審法官,又沒有經過法定程序,就對已經刑滿釋放的當事人作出無罪判決,并對當事人作出160萬元的國家賠償承諾,被鑒定人對自己的行為的后果可能受到的懲罰忽略或者預見不到,這說明被鑒定人的認知功能已受到嚴重損害,對自己的行為實質性辨認能力喪失。綜上所述,診斷為待分類的精神病性障礙。受其影響,在偽造法律文書過程中,對自己行為實質性辨認能力喪失,故無刑事責任能力。

          根據辦案民警的描述,張世奇今年39歲,是吉大法律系畢業的,學習能力強,但是承受力特別差,當時他負責整個信訪二庭,所有的上訪案件都在他手里,業務量大,“領導派什么,他就做什么,也不知道拒絕,承受不住壓力。”“當時他就是看誰可憐,就出具判決書。”

          “張世奇在2014年前后,參與辦理的案件有幾百起,如何證明他只有在辦理這四起案件時屬于精神病發作期間呢?”黃志發家屬詢問道。岳警官則回答他,“法院報案就四起案件,所以我們只對這四起案件進行鑒定,其他的我們并不清楚。”

          記者查詢中國裁判文書網,搜索關鍵詞發現,從2013年1月5日到2015年12月22日,張世奇參與的案件有355件,除去2013年1月5日顯示是代書記員,2013年11月2日顯示的是書記員,其余353起案件,其職務均顯示為代理審判員。

          “我爺爺的案子是在2014年,法院怎么證明他只有在辦理我爺爺的案子時,屬于精神病發作期間?”黃志發的家人質問道。

          2019年2月28日,新京報記者向白山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采訪,法院工作人員稱將在調查后作出答復。3月20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再次聯系白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工作人員表示,由于案件歷時較久,且涉及部門和人員較多,法院接到采訪需求后,一直在多方核實,將于近日給出完整答復。(記者:左燕燕)

        編輯:【陳昊】
        中新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新聞熱線      |      投稿信箱      |      法律顧問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七乐彩中奖规则图表 超级时时缩水 快速时时计划 精彩10分开奖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记录 山西福彩快乐十开奖 山东时时是什么东西 网易买老时时行吗 湖南快乐十分十选组三多少钱 福建时时开奖结果走势图 新时时贴吧 三码中特 vr赛模拟器多少钱 三期必出特 时时彩之欢乐生肖走势图 友乐广西麻将下载 重庆重庆快乐十分玩法
        超级时时缩水 快速时时计划 精彩10分开奖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记录 山西福彩快乐十开奖 山东时时是什么东西 网易买老时时行吗 湖南快乐十分十选组三多少钱 福建时时开奖结果走势图 新时时贴吧 三码中特 vr赛模拟器多少钱 三期必出特 时时彩之欢乐生肖走势图 友乐广西麻将下载 重庆重庆快乐十分玩法